<acronym id="uaa0u"></acronym>
<rt id="uaa0u"><optgroup id="uaa0u"></optgroup></rt>
<acronym id="uaa0u"><small id="uaa0u"></small></acronym>
<acronym id="uaa0u"></acronym>
<rt id="uaa0u"><optgroup id="uaa0u"></optgroup></rt>
<acronym id="uaa0u"><optgroup id="uaa0u"></optgroup></acronym>
悦读 头条 资讯 焦点 回响 目击 封面报道 生活方式 清单 提问 专栏 论坛 活动
首页 > 提问 > 正文

在舞蹈国度跳舞的中国女孩

2015-10-19 10:04:18 新华网

当舞蹈之国斯里兰卡与中国舞蹈艺术相遇,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呢?一个在斯里兰卡学习和从事舞蹈表演的中国女孩,会用她的故事告诉你答案。

说斯里兰卡是一个舞蹈的国度,一点都不夸张,人们对于韵律与节奏的热情就像赤道附近的阳光一样近乎奢侈地挥洒着。与此同时,斯里兰卡也是一个赋予舞蹈充分尊严的国家,一直以来,康提舞、低地舞、萨巴拉加穆舞等传统舞蹈始终保持艺术魅力,这些古老的艺术形式也在许多跨时代的演绎和跨国界的艺术碰撞中焕发出新的生命力。

图为斯里兰卡舞蹈。(图片来自网络)

本月初,一场代表斯里兰卡最高级别、最大规模的舞蹈汇演在首都科伦坡最大的室内体育场举行,这场舞蹈界盛事不仅引来上千名观众观看,斯里兰卡财政部长、文化部长及旅游部长等更是悉数出席。

图为吴以伦参加印度群舞卡塔克舞表演。

汇演开始前,代表着斯里兰卡舞蹈最高水平的著名舞蹈家拉吉妮上台为一众献身斯里兰卡舞蹈事业、传播斯里兰卡舞蹈艺术的青年舞者颁奖。颁奖的最后环节,拉吉妮告诉现场观众,最后一个奖项,将颁给一名活跃在斯里兰卡舞蹈表演舞台上的特殊面孔,长期以来,这名获奖者为传播中国和斯里兰卡舞蹈文化并将二者巧妙融合发挥了重要作用,“她值得这个奖项,值得我们所有人为她送出掌声”。

当一身斯里兰卡传统舞蹈装扮的中国女孩吴以伦从表演者中间起身,走向舞台领奖时,现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人们惊异于一个中国女孩不远万里来到斯里兰卡学习舞蹈的勤奋和勇气,也为她坚持中斯文化艺术传播和交流所作的努力而感动。

图为吴以伦指导的《康定情歌》群舞博得观众热烈掌声。

吴以伦是个漂亮的中国女孩,十多年的舞蹈生涯让20多岁的她已然可自称“老舞者”了。11岁开始学习舞蹈,大学主修依然是舞蹈专业,“小时候是因为喜欢才开始学,没想到一跳就是十几年”。

但她与斯里兰卡舞蹈的结缘,却从4年前才开始。2011年正值毕业季,吴以伦在国内看到赴华演出的斯里兰卡艺术团的表演,立刻被深深吸引。于是,她刚毕便只身来到斯里兰卡,开始在异国他乡继续深造,并致力于探索中斯舞蹈的交流与融合。

图为斯里兰卡舞者在表演吴以伦编导的中国舞蹈《茉莉花》。

4年里,吴以伦拜师拉吉妮并进入她的表演团队,同时,她还开办中国舞、斯里兰卡传统舞、现代舞、古典舞等舞蹈教学班,向斯里兰卡民众和在斯华侨华人传授舞蹈技艺。吴以伦对舞蹈创作也倾注着极大热情,舞蹈汇演当晚,由她创作及表演的4个中国元素舞蹈节目受到热烈欢迎。

学舞蹈本身就辛苦,更不用说在异国学习截然不同的舞蹈体系。如何将斯里兰卡传统舞蹈中的力量美和节奏美表现得更纯熟正宗,又如何将中国舞蹈更深入地传播给斯里兰卡,吴以伦颇花了些功夫。许许多多独自挥汗练功的日夜,构成她在斯里兰卡学习舞蹈的4年时光,也铺成了她努力为中斯舞蹈艺术传播和交流的底色。

图为吴以伦在表演自编舞蹈《时间煮雨》。

“我热爱舞蹈,这样一来怎么辛苦都会觉得快乐、值得,”吴以伦说。正是这份热爱,让人们有理由相信她会在舞蹈创作和中斯舞蹈文化交流这条路上走得更远。

相关文章

豪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