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uaa0u"></acronym>
<rt id="uaa0u"><optgroup id="uaa0u"></optgroup></rt>
<acronym id="uaa0u"><small id="uaa0u"></small></acronym>
<acronym id="uaa0u"></acronym>
<rt id="uaa0u"><optgroup id="uaa0u"></optgroup></rt>
<acronym id="uaa0u"><optgroup id="uaa0u"></optgroup></acronym>
悦读 头条 资讯 焦点 回响 目击 封面报道 生活方式 清单 提问 专栏 论坛 活动
首页 > 悦读 > 正文

《寻龙诀》“封神”时,《九层妖塔》被吊打,陆川膝盖插满雕翎箭

2015-12-23 09:19:19 新浪博客

《寻龙诀》上映3天,迅速成为票房收割机,票房已破5亿。国产特效大片第一次破除了信任危机,观众惊喜过望,溢美之词不绝于耳。《寻龙诀》已封神,同样是改编自网络小说《鬼吹灯》,两个月前上映的《九层妖塔》却又被拎出来吊打。

《寻龙诀》“封神”时,《九层妖塔》被吊打,陆川膝盖插满雕翎箭…

《九层妖塔》在豆瓣上评分仅为4.4,要知道郭敬明的《小时代》系列平均分还4.7呢。陆川和郭敬明没有可比性,这低分自然是带有不少观众的怨气的。很难为《九层妖塔》洗地,它终究还是国产片类型化试验的试错之作。

《九层妖塔》最大失误是在类型界定上拍成了科幻怪兽片。商业片讲究创作者和观众之间的微妙的互动,一方面要满足观众对某一类型叙事的心理期待,这一期待建立在以往此种类型对某些元素的表现和展现上,创作者和观众互相之间存在默契,是为“情理之中”;另一方面,创作者要在类型片建立的情境中布下迷阵,要有一些超出观众想象之外的展现,是为“意料之外”。尤其是改编畅销小说,原著的价值不在于文本多么的经典,而在于具备商誉血缘,更在于一种映前期待引导。

《寻龙诀》“封神”时,《九层妖塔》被吊打,陆川膝盖插满雕翎箭…

陆川完全剥离了原著的故事架构,“情理之中”的大前提已经不存在,非超群的才华才能扭转。姜文的《让子弹飞》也是对原著《夜谭十记》的粉碎性改编,然而,首先这不是一部畅销小说,是小众文学,其次,姜文电影尽管不少人都做出了各种各样的解读,但起码台面上是一个大部分人看得开心的喜剧。假如《九层妖塔》是个原创故事,没有和《鬼吹灯》搭上关系,我想大家的观后感会好很多。

陆川改编《鬼吹灯》还有一个不大符合常规的做法是,这样一个工业化的商业类型片,他既是导演,又担任编剧。陆川编剧出身,在写剧本方面自然有底气,但如果不分工合作,容易走入自说自话的境地,飞的出去收不回来。就目前呈现的故事而言,陆川挖了很多坑没有顾得上填,就算“未完待续”起步起码也应该逻辑自洽、线索分明。

《寻龙诀》“封神”时,《九层妖塔》被吊打,陆川膝盖插满雕翎箭…

和《寻龙诀》相比,《九层妖塔》在选角上失误很大。商业片很大的一个驱动力建立在主要人物的个人魅力之上,众所周知的“铁打的007,流水的邦女郎”,人物刻画引人入胜商业片成功了一半。陈坤、舒淇、黄渤饰演的摸金三人组完全做到了这一点,夏雨、刘晓庆的配角也让人印象深刻。而在《九层妖塔》中,主要人物黯淡无光,电影与观众的主体情感支架没有建立起来,似乎李光洁、凤小岳演的749局更出风头,而749局的设定本来只是为了让盗墓化为探险更加合理化。

《寻龙诀》“封神”时,《九层妖塔》被吊打,陆川膝盖插满雕翎箭…

整体而言,《九层妖塔》这部奇观片,有风格无故事,有佳句无佳章。陆川电影学院研究生毕业论文是《体制中的作者:新好莱坞背景下的科波拉研究》,他本来是想借着这部商业片来恢复《王的盛宴》所带来的信任危机,现在看来,陆川还是太看重“作者”二字。社会主义美学、80年代、克拉玛依、彭加木……陆川个人色彩十分明显,然而对于一部商业片,没有完成类型片的基本任务,所谓的“作者”表达又意义何在?乌尔善在《寻龙诀》里也有自己个人趣味的东西,比如对蒙古族音乐和少数民族历史文化的兴趣和研究,但所有的一切是建立在辅助主体故事的前提之下,而不是个人趣味的满足。

《寻龙诀》“封神”时,《九层妖塔》被吊打,陆川膝盖插满雕翎箭…

《寻龙诀》70%场景都在地下墓穴,是这部电影的聪明之处。《寻龙诀》电影主要场景在美国和内蒙草原,主要时间点是60年代末和80年代末,但它几乎是没有和当代中国发生关系,唯一建立起时空坐标的也就是开头和结尾的崔健那首《新长征路上的摇滚》。一旦出了地面进入汉区都市,就和现实的社会结构发生了关系,在调和故事脉络和规避审查方面是一个难题;另外,观众对于建立在当代中国发生的奇幻故事缺乏视听储备,经常会依据日常生活经验来进行判断,不容易建立起故事情境。从这个角度来看,陆川地上打怪确实是中国奇观片的一次有勇气的探索,而电影《三体》在这方面面临的窘境更为尴尬。

《寻龙诀》“封神”时,《九层妖塔》被吊打,陆川膝盖插满雕翎箭…

俗话说,不破不立,好莱坞早就已经穷尽商业片发展的各种可能性,亟需各种艺术天才来给主流商业片做创新。中国面对的问题是历史上本来就缺乏工业水准的商业片,而现实环境又限制了商业片发挥的空间,我们需要的是建立新世界的工匠,不是破坏旧世界的“反骨”。

乌尔善是中国商业电影的“盗火者”,陆川则是个失败的盗火者。盗火者灭不掉造火之心,遂玩火自焚,这是陆川的悲哀。

相关文章

豪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