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uaa0u"></acronym>
<rt id="uaa0u"><optgroup id="uaa0u"></optgroup></rt>
<acronym id="uaa0u"><small id="uaa0u"></small></acronym>
<acronym id="uaa0u"></acronym>
<rt id="uaa0u"><optgroup id="uaa0u"></optgroup></rt>
<acronym id="uaa0u"><optgroup id="uaa0u"></optgroup></acronym>
悦读 头条 资讯 焦点 回响 资讯 封面报道 生活方式 清单 提问 专栏 论坛 活动
首页 > 悦读 > 正文

苏宁、携程涉嫌违规发行预付卡?沪将出招管“君子”,也管“小人”

2017-06-08 13:35:57 搜狐

来源:市场信息报

一张卡里充值十几万元,却发现店面关门了;商家频繁易主,消费者卡里的钱充了再充;办了卡才发现不是想要的服务,却又不好退卡……这样的现象在预付卡消费市场屡见不鲜。

近日,上海市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一行开展《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条例》执法检查,专就“预付卡消费维权”进行实地检查。上海市发放单用途预付卡的发卡主体近10万家,然而实际备案发卡企业比例不足1%。目前上海市人大已批准“单用途预付卡管理条例”作为2017年立法预备项目,将规范发卡行为。

目前,除多用途预付卡设置了发卡门槛并由央行监管外,大量的单用途预付卡处于“无备案、无存管、无监管”的“三无状态”。而近期,苏宁、携程等均被质疑称,涉嫌违规发行预付卡。

苏宁涉嫌违规超范围发行预付卡

近期,镇江苏宁广场镇推出了“周年庆限量黑卡”活动。资料显示,镇江苏宁广场于2016年6月9日开业,在一周年之际发售3000张一周年纪念黑卡,系店庆储值卡,有网友反映称苏宁违规发行预付卡。

据了解,该卡“只需要充值3000元即可拥有,3000元可在苏宁广场商户任意消费(特例商户除外)”。同时,宣传资料称,可使用该卡“6月10日可在场内商户任意消费(特例商户除外)”。据悉,镇江苏宁广场是集购物、餐饮、娱乐、休闲等功能的大型商场,有众多商户入驻。

据中国支付网报道称,苏宁置业总部商业广场公司市场策划管理中心总监刘峰表示,此次发行的“黑卡”属于单用途预付卡,已经在商务部进行备案,持卡人只能在苏宁的联营商户使用,并通过苏宁的POS机进行刷卡。

而实际上,联营商户并不在单用途预付卡规定的本企业或本企业所属集团或同一品牌特许经营体系范畴内,镇江苏宁广场发行的“周年庆限量黑卡”是在收付款人之间作为中介向商户结款。由此看来“周年庆限量黑卡”并不是单用途预付卡,因此需要央行发放的第三方支付牌照。

中国支付网称,苏宁除了互联网支付牌照外,还持有安徽省“预付卡发行与受理”的牌照,即安徽华夏通支付有限公司,但此次发卡的地区是江苏省镇江市,已经超出了安徽省的范围。

携程预付卡遭律师实名举报

5月25日,新浪微博名“张发海律师”发布举报信,“本人认为携程预付卡涉嫌违反非金融机构支付有关规定,携程作为中国在线旅游市场的领先者,应严格遵守中国法律。”同时表示,为保证支付安全,净化支付市场,本人已向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实名举报上海携程商务有限公司可能存在的************。

5月31日,北京逢时律师事务所张发海律师再次实名发布微博表示,携程预付卡表面上并不符合《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下称“办法”)之规定,涉嫌以单用途预付卡之名,行多用途预付卡之实。

据财经网报道,实际上,从法律规定范围看来,携程发售预付卡符合多用途预付卡的特征,一是,可以跨企业使用——用于购买不同法人不同品牌的酒店提供的住宿服务;二是,无行业限制——可以用于购买机票等单用途预付卡不允许使用的服务。携程预付卡并不符合《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之规定,涉嫌以单用途预付卡之名,行多用途预付卡之实。

据了解,近期北京市、上海市、西安市等地商务局在将开展单用途商业预付卡专项检查。在检查阶段,商务主管部门要引导企业合规发卡、防范资金风险、排除潜在风险。通过查阅企业单用途预付卡发卡记录、台账、财务报表、存管及付款凭证等资料,询问企业相关负责人等方式,重点核实“三项制度”落实情况和企业业务报告信息真实性和资金保障措施完备性。对应备未备企业进行督导检查,建立约谈工作机制,主动约谈未备案规模以上发卡企业负责人,督促其尽快备案。

5月17日,据北京金融局网站消息,近段时间以来,个别************假借办理预付卡或预付消费的名义从事非法集资活动,给部分群众造成经济损失。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商务部、工商总局提示,严密防范利用预付消费进行非法集资。

据了解,浙江、江苏等地已出台地方性法规,为预付卡消费设置发卡门槛,建立“冷静期”“反悔权”制度等。

近日,上海市黄浦区商务委主任陈湧指出,发售预付卡企业卷款跑路而引发的纠纷往往难以解决,已演变为一类社会矛盾,也成为管理部门工作中的难点和痛点。“有关预付卡的立法迫在眉睫。”市人大代表钱翊樑认为,目前的法管得了“君子”,管不了“小人”。来源:市场信息报

豪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