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uaa0u"></acronym>
<rt id="uaa0u"><optgroup id="uaa0u"></optgroup></rt>
<acronym id="uaa0u"><small id="uaa0u"></small></acronym>
<acronym id="uaa0u"></acronym>
<rt id="uaa0u"><optgroup id="uaa0u"></optgroup></rt>
<acronym id="uaa0u"><optgroup id="uaa0u"></optgroup></acronym>
悦读 头条 资讯 焦点 回响 资讯 封面报道 生活方式 清单 提问 专栏 论坛 活动
首页 > 悦读 > 正文

巴中市巴州区:脱贫扶贫项目拖欠材料商及农民工近200万

2017-08-05 15:55:58 中国网

  近日,四川巴中巴州区农民工及材料商向媒体反映,国家发展改革委向全国发出发改地区〔2016〕2022号“十三五”易地扶贫搬迁规划的通知。建设全国易地扶贫搬迁工程,政策原本是好事情,但四川巴中巴州区水宁镇及大和乡的四个扶贫搬迁建设点却存在恶意拖欠材料款与农民工工资的现象。爆料人还表示,与此同时还有人从成都带来社会闲杂人员殴打施工人员,造成大部分农民工及材料商敢怒不敢言,易地扶贫搬迁项目建设施工的劳务工资、材料款自2016年12月开工至2017年8月1日止约近200万未支付,受害者多次向当地政府求助一直无果。之后警方甚至带走追讨工资及材料款的百姓。为此记者多方调查。

\

  图:水宁寺政府与杰新公司工程合同协议书

  农民工追讨艰辛同遭恐吓

  农民工班头张先生告诉记者:“我们在这里干了很长时间了,至今未结清我们的工资,部分房子建好装修已经完工。少部分房屋工程是因为没有支付资金,我们只能停止施工。之前多次追问承包商四川杰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及大和乡政府,政府领导一次再一次拖延时间,造成了我们至今未收到工资。”

  据张先生说他是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杰新公司郑伟,郑伟是通过杰新公司授权委托负责大和乡谯家沟双碑梁的整个易地扶贫搬迁项目。“从2016年起至2017年8月1日止没有发工钱,过程中我自己有垫支,我负责木工、混凝土、砌砖、外墙漆等工程,除了门窗外都是我带人做的。已建好的有13户多人家,2016年11月7日进场施工,签订了《劳务合同》按约定是没有及时付款的。中途支付过60万,剩下共差50多万元。”

  “杰新公司差我们钱期间,有8次找过大和乡党委书记曹仕德和乡长王映民。在向杰新公司要钱的过程中,杰新公司还找到社会上不明身份手上涂有纹身年轻小伙子威胁我们,使用强硬的口气洽谈,电话里面也是用威逼语气恐吓。其4人自称是杰新公司从成都调过来的管理人员说:‘你谈不谈,不谈的话你就走。’”

  停工主要原因是由于材料短缺还是劳务罢工尚且未知。工人们表示,这次工程忽然停了下来,这时才意识到:如果劳务费用都无法支付,是否意味着之前的辛勤劳动也要“打水漂”?

  “而且在第一次要钱停工的时侯,政府就另外安排一帮劳务人员进场做事,胡波就是负责劳务负责人,当天还把我打了,把我衣服撕烂了,胸口抓有血痕。这是政府和杰新公司直接安排的并和他们签有合同,政府和杰新公司没有经过我们的同意,当时说如果我们(进度)做不走,就把我们替换掉。”

在记者采访当天即2017年8月1日,张先生在大和乡王乡长办公室接到电话曹书记电话,突发脸色大变,之后告诉记者:“这钱我们不准备要了。”随后拉着工人的手含着眼泪撤离乡政府。工友再三劝安慰才平息该事件。

\

  图:异地扶贫搬迁项目工程项目指示牌

  材料商无奈之举制止施工遭警方带走询问

  “我们真不容易,好不容易家乡附近有了建设,找到生活之道。没有想到送去工地的材料,款项却收不到。材料款包括沙、石、砖、水泥、机械。2016年10月进场至2017年3月底,沙石给了我2万元后就一直未支付,杰新公司总共差我159998元。送每一车货都有‘送货单’,项目部负责人有货物签收单。”材料供应商陈姓男子说。

  据目前统计,巴州区水宁寺镇、大和乡四个易地扶贫搬迁点涉及到欠款:沙石、水泥33 余万;劳务50余万;机械15万;砖:13万;门窗2万余元共计近200万人民币。陈先生补充道:“无奈之下,我们只有先停工要求杰新公司清算工程量。后来水宁寺镇龙骨村陈太诗主任见状就向水宁寺镇派出所报警,警方赶到现场后,以工人阻工属于犯法行为,将追讨的4人全部带至区公安局协助调查。”当地农户提到,村主任陈太诗胆大说道上来的记者不管用。记者质疑,该案件涉及到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原本的“维权”问题现在却转变成“犯法阻工”的说辞,其中又是什么解释。

\

  图:水宁寺镇易地扶贫搬迁项目施工现场

  扶贫搬迁项目欠钱被忽视

  记者据现场获悉,为了全面改善水宁寺镇龙骨村一带村民的居住条件,巴中市巴州区水宁寺镇人民政府作为发包方,提出于2016年11月启动巴州区水宁寺镇龙骨村清龙嘴易地扶贫搬迁项目,四川杰新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作为承包人,双方在巴州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签订了合同协议书。协议书中提到,该项目工程款的资金来源于中央预算内投资、省级财政筹集的地方政府债务资金、专项建设资金、政策性长期贷款、农户自筹将资金和整合资金。预计工程将历时90天左右,预期竣工在2017年2月。

  记者采访时发现工程项目层层转包现象,在一份协议书中水宁镇与杰新公司协议书证实了该问题。据四川杰新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委托字[2016]第【75】号显示,该工程在2016年11月3日正是授权委托郑伟为龙骨村项目经理,委托时间为自开工之日起至工程全部竣工;主要负责施工现场工程质量、安全、工期进度 、增减工程量、决算、竣工资料、工程进度款全部转入公司账户及相关事务处理。

  水宁寺镇政府,大和乡政府作为四个异地扶贫项目的发包方,依法享有主导权,又是主体责任方,理因对所辖民生项目的资金流向,施工安全,工程质量等监督,同时敦促承包方依法履约保障,此乃是守土有责。

\

  图:工人施工现场讨薪遭殴打

  脱贫扶贫项目欠账换人施工

  在部分施工现场,记者看到:多个施工班组及材料商现场静坐制止施工,四个易地扶贫搬迁点部分工程完工,看上去很吸引眼球。但内在存在多个问题,未建设好的工程进展已停滞。记者现场采访时被其一施工队负责人王小平辱骂。同时扬言中央记者都不怕不要说你一个小记者。

  记者走访多个易地扶贫搬迁点,该项目工地存在安全隐患问题,大部分未有安全标识,工地随意可以进出。大部分工人未戴安全帽。早在5月10日左右水宁寺镇龙骨村清龙嘴聚集安置点,工人在浇筑二楼斜屋面混凝土,失足坠落造成死亡。坠楼事件起因就是安全措施(安全绳、安全帽)未达标。现场还看到建筑外墙熙熙攘攘钢管脚手架只有极少竹胶板放在架上放着。

  现场施工及追讨人员王先生介绍:“我们已经是第二批施工队了,前面有些施工人员已经撤离了,至于工资与材料款确实未拿到。是什么原因未支付也不知道。”记者确认拖欠工人工资及材料款情况属实。

\

  图:施工现场工人因薪资拖欠罢工

  发包方政府表示无责任 要钱应该找承包公司

  据悉,杰新公司中标项目涉及两个政府管辖区四个易地扶贫搬迁点:一是水宁寺镇所辖的龙骨村一社,李家扁、青龙嘴;二是大和乡所辖的谯家沟、双碑梁。

  记者拨通水宁寺镇人民政府李毅副镇长(分管领导)电话,因无人接听,随即发短信告知我们前来调查核实停工缘由。

  李毅副镇长回复:这件事情我们处理了无数次,现杰新公司属区中标企业正在与施工单位谈判清算,交接清后杰新公司会立即将下差款付给他们。不是政府差他们的款,这是中标企业与施工单位的纠纷。

  主体责任是镇政府,主要负责监管协调,该村负责人人大主席与信访办主任在具体协调处理。

  记者连线大和乡人民政府党委书记曹仕德书记。记者表明来意后,曹书记其随即安排王映民乡长负责接待,王映民乡长当面向民工代表、材料供应商表示:在8月15日或8月30日两个时间段内,政府将邀约杰新公司项目负责人、农民工、材料供应商一起把工程量计算清楚后,政府直接将款汇入农民工、材料供应商。

\

  图:现场第二施工人员阻止记者采访

  记者又致电大和乡书记。当提问到“关于农名工工资与材料款被拖欠的问题是否接管”,书记回答会接管,但不接受记者采访。记者不解其道理,既然书记管理农民工与材料商事件为什么还造成拖欠,还通过公安把人带离现场?难道扶贫项目只是针对最穷的百姓,不顾农民工感受、更不注重材料商生存吗?官僚主义层出不穷,政府是否应该检讨一下自己的责任与管理方式?难道政府一点责任没有?自己属于开发商,有第一监管责任,应对工程资金流向监管,农民工工资的监管、材料商材料款监管。政府领导坐着书记、镇长、乡长位置不为农民工、材料商做主,又谈何为官清廉之道?

  记者在该项目的协议合同中了解到,巴州区水宁寺镇政府提出的建设项目,作为该项目的发包方,在不妨碍承包人正常作业的情况下,可以随时以作业进度质量进行检查,然而预计2月份竣工的工程为何至今逾期仍未完成?其次,项目的相关劳务工人及材料供应商为政府提出的建设工作添砖加瓦,提供帮助,现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理应得到当地机构的保护,为何欠款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再者,杰新公司作为中标的建筑企业,承包了政府的项目,理应清楚委托事项,是什么原因胆敢顶风作案,损害公众的合法利益?第四点,工程的项目资金如何处置分配,现在去向何从?

  案件事关广大农民工及材料商切身利益,事关社会公平正义社会和谐稳定。政府投资工程项目不同程度存在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严重侵害了农民工合法权益。希望当地相关部门对该案件交出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希望能完善得到市场主体自律、政府依法监管、社会协同监督、司法联动惩处的工作体系。记者继续跟踪报道。

豪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