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uaa0u"></acronym>
<rt id="uaa0u"><optgroup id="uaa0u"></optgroup></rt>
<acronym id="uaa0u"><small id="uaa0u"></small></acronym>
<acronym id="uaa0u"></acronym>
<rt id="uaa0u"><optgroup id="uaa0u"></optgroup></rt>
<acronym id="uaa0u"><optgroup id="uaa0u"></optgroup></acronym>

年入300亿的游戏界“新科状元”米哈游 似乎越来越像腾讯

2022-05-24 15:30:41 凤凰网科技

不久前,有媒体报道称,米哈游旗下的游戏《原神》“年赚一千亿”,一度让外界感到震惊。但很快,米哈游相关负责人就回应称,该消息与事实严重不符。

但“手里有粮”也是真的。不缺钱的米哈游曾经硬气地拒绝腾讯的投资,也在这几年频繁出手跨界投资其他创业公司,先后投资了元宇宙社交产品Soul、核变能源技术开发公司能量奇点、视频云解决方案服务商蔚领时代,不久前还投资了国内民营火箭制造企业东方空间。

公开数据显示,米哈游在2021年的年营收约328.54亿元,净利润为185.40亿元。仅从该数据来看,米哈游的确有着充沛的现金流。

据《2022新财富500富人榜》,米哈游CEO蔡浩宇以553.5亿元财富首次上榜,排名第73位。巨大的财富效应背后,是一个自称为“技术宅男拯救世界”、“偏执狂拯救自我”的豪赌故事。

技术宅男的漫长等待

对于拥有《原神》、《崩坏学园》、《崩坏3》众多游戏的米哈游来说,《原神》是它最重要的一笔财富。

2020年9月28日,《原神》在iOS、Android、PC端全渠道开启公测,仅仅三个多月的时间里,就带来了大量的收益。2021年初,米哈游总裁、联合创始人蔡浩宇在一次公开演讲上提到,米哈游2020年全年营收超过了50亿元。

实际上,蔡浩宇还是谦虚了,仅仅是原神带来的营收,就可以超过这一数字。据第三方监控台计算,2020年,《原神》全渠道营收额高达85亿元,给米哈游贡献了超过80%的营收。另据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2021年《原神》在Google Play和iOS台上的收入则达到了18亿美元(约119亿元)。

根据2021年8月《解放日报》发布的上海百强企业榜,米哈游在2020年以超过100亿元的营收额名列第88名。

榜单数据显示,米哈游2020年净利润增长47.4亿元,增幅474.51%,在2019年,米哈游净利润约10亿元,因此,2020年米哈游净利润可能达到57亿元,这一净利润水仅次于腾讯和网易。

这家能够与互联网大厂并列,在手游行业内位居第三的公司,最初始于三个85后理工科宅男的奇思妙想。他们号称怀着“技术宅拯救世界”的理想,开启了艰难的创业历程,熬过了创业最困难的时期。

米哈游的三位创始人蔡浩宇、刘伟、罗宇皓在上海交大读本科时相识,由于都喜欢ACG(动画、漫画、游戏)逐渐成为好友,在大学时,他们开始创业,第一个项目是主打自由写作的开源文学社区,在中科院技术创新大赛中赢得了20万元奖学金,成为了他们创业的第一桶金。

蔡浩宇在游戏公司实期间,开始和两位朋友讨论做一款自己喜欢的游戏,他们开发了一个游戏引擎“Misato”,用这一引擎开发了Flash小游戏《婆娑物语》,参加了首届麻球Flash游戏开发大赛,拿到校园组的冠军,并获得盛大游戏提供的3万元奖金,至今,这款游戏还可以在休闲小游戏台4399上找到。

创业三人组成功吸引了盛大游戏的注意,盛大为蔡浩宇团队提供了资金技术,蔡浩宇和团队开发了《泡泡英雄》小游戏,之后,蔡浩宇拒绝了盛大的收购,决定自己创业。

2011年,蔡浩宇、刘伟和罗宇皓在交大闵行校区宿舍内开始创业,成立了米哈游工作室,半年后,他们做出的第一款萌系美少女小游戏《Fly me 2 the Moon》上线,下载定价18元,一个月内下载量达到了3000次。

第二年,米哈游公司正式成立,三人组得到了上海市科创中心提供的10万元无息贷款和免费使用半年的办公室,但这些资助远远不够,他们必须寻找天使投资

当时,二次元在国内还属于小众概念,智能手机尚未普及,手游的价值也没有被投资人注意到,有投资人提出条件,要求米哈游去做当时受欢迎的三国题材或武侠题材游戏,米哈游团队最终还是果断地拒绝了,他们选择做自己喜欢的游戏。

几经波折后,米哈游拿到了100万元天使轮投资,他们利用这笔资金做出了《崩坏学园》,这是一部横版射击手游,在游戏中,校园遭到僵尸攻击,玩家需要操纵日漫风格的美少女与僵尸战斗,保卫校园,有闯关、生存、限时三种模式可以选择。

《崩坏学园》的数据并不理想,日活跃用户数量不到十万,到2013年,米哈游面对最艰难的时刻。联合创始人刘伟后来回忆,他和合伙人给自己开的工资是每月4000元,低于大部分普通员工的薪资。当时刘伟需要身兼多职,除了美术原画,他每个工作都做过一段时间,甚至还当过客服。

也正是在做客服的过程中,让刘伟可以距离接触玩家,了解他们的需求。为了让游戏更受玩家欢迎,团队开始设置更丰富的角色形象、服装和武器外观,让玩家能为了自己喜爱的游戏外观付钱。

经过一段时间后,《崩坏学园》的数据开始有所增长,米哈游在2014推出了《崩坏学园2》,邀请到知名日本声优进行配音,玩家们都很喜欢。2014年春季,《崩坏学园2》上线一个月后流水超过一千万,当年营收9500万元,2015年,《崩坏学园2》营收增长到1.7亿元,增幅达到180%。

经过一次漫长的等待期,2017年,国内二次元手游迎来第一次爆发,借着这个机会,米哈游推出的《崩坏3》营收冲上了10亿元。2017年上半年,《崩坏3》收入占米哈游业务收入的84.41%,成为新的收入支柱。

尽管有部分玩家认为《崩坏学园》系列的打僵尸类似美国游戏《僵尸小镇》,并存在手游普遍的诱导氪金、“逼肝”(玩家需要通过大量时间培养角色获取装备或外观)等问题,但《崩坏3》的世界观和角色形象更加丰富,美工在国内手游里也处于领先水,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崩坏3》在手游界没有对手,在社交媒体上,很多玩家表示,自己曾经为了《崩坏3》氪掉了一万多元。

从《崩坏3》开始,米哈游已经开始了出海战略,销往韩国、东南亚等地。根据韩国数据公司IGAworks报告显示,《崩坏3》一度成为韩国收入最高的中国手游。

也正是在2017年,米哈游首次递交IPO,试图在A股上市。但在风险提示中,米哈游提到了公司对单一IP依赖的风险:如果公司不能准确掌握二次元用户的偏好变化,创作出用户喜爱的内容,“崩坏”IP对用户的吸引力下降,可能造成用户流失和盈利能力下降。

成也二次元,败也二次元

为了避免过度依赖单一IP,在2017年之后的三年里,米哈游组织了400人的研发团队,耗资1亿美元,在2020年9月推出了《原神》。

《原神》是弱社交游戏,核心是单机,但和《崩坏3》一样,加入了联机副本玩法,游戏本体免费,不过抽卡、月卡和通行证需要付费。游戏中构建了一个名叫“提瓦特”的虚拟世界,玩家在旅行的过程中踏上寻找七神的冒险之旅,会遇到有不同特殊能力的同伴,一起击败敌人,找到失散的亲人,并逐步发掘“原神”的真相。

虽然《原神》在国内受到二次元爱好者的欢迎,但它饱受争议,一部分资深玩家指责《原神》抄袭,模仿《塞尔达传说》、《侠盗猎车手》、《神界原罪》等游戏,并认为它存在过度氪金问题,口碑两极分化导致了严重的人身攻击,米哈游因此被称为“米忽悠”,维护《原神》的粉丝被攻击为“米卫兵”、“米孝子”,粉黑双方一度在社交媒体上争吵、对峙。

《原神》的成功主要是在海外,它在147个国家开放下载,其中56个国家及地区进入了IOS下载榜的前20名,包括美国、法国、德国在内的36个国家及地区进入IOS下载榜的前10名,十天之内在全球AppStore和Google Play上的预估收入就达到9000万美元,成为一款世界级的明星游戏,美国权威游戏杂志《Game Informer》对《原神》的评分达到9.25分,这是年度最佳游戏的分数。

有评论认为,欧美主流游戏中的女角色,大多数比较接好莱坞、漫威刻画的女战士形象,而《原神》中精致、可爱的二次元美少女形象,带给玩家强烈的新鲜感;在惯了日本二次元文化的亚洲国家,《原神》精致的画面融入了中国张家界、桂林等地的山水风景,足以让玩家耳目一新。

《原神》让米哈游成为2020年中国游戏出海榜首,有了可以和腾讯一战的资本。根据App Annie统计的出海收入榜,在2020年10月,《原神》导致腾讯和莉莉丝的明星产品都受到影响,把腾讯的《绝地求生》挤到了第二名,而莉莉丝开发的《万国觉醒》也跌出了前三。

米哈游依靠《原神》取得了国内和国外市场的双丰收,但衡国内外玩家的需求成了新问题。

2021年4月,米哈游遭遇了最大的一次舆论危机:在当年3月的《崩坏3》国际服三周年宣传视频中,受到玩家欢迎的女角色“符华”在赌场里穿着兔女郎装扮跳艳舞。几乎在同一时间,米哈游又在国服上架了象征纯洁的白色婚纱皮肤。

二次元玩家很容易对动漫、游戏人物寄托情感,许多宅男把女角色视为虚拟女友,符华一贯高冷的角色形象彻底崩盘,让国服玩家异常愤怒,许多玩家认为米哈游为了讨好国外玩家,让自己喜爱的角色“白天穿婚纱,晚上兔女郎”,并吐槽自己“花钱买绿帽”,针对外服和国服的不同宣传方式,玩家甚至总结出了一个成语:“严于绿己。”

直到2021年4月22日,米哈游才发布道歉,承诺下架兔女郎宣传内容,并给予玩家价值280元的扩充补给卡,但部分玩家认为,相比于在游戏中投入的金钱,280元微不足道,因此,玩家的不满情绪仍然在发酵、酝酿。

三天之后的4月25日,网络上的一则传言震惊业内外:一名玩家对米哈游的海外宣传极度不满,手持管制刀具前往上海的米哈游公司,准备刺杀创始人刘伟和蔡浩宇。事后,《红星新闻》致电米哈游所在园区的派出所求证,警方表示,嫌疑人在佛山市暂住地购买了两把开刃管制刀具,并查询了两位创始人的照片,意图行凶,在园区被当场抓捕。

尽管大部分玩家不赞同意图刺杀创始人的违法行为,但他们通过卸载、融号(毁坏账号内虚拟道具)等方式表达了抗议,并诅咒《崩坏3》和米哈游“死掉”。一名玩家在当时接受采访时对米哈游喊话:“本来我们能容忍理解你的错误,但现在最想要你死的也是我们,也许死的时候我们会哭会难受,但我们并不会后悔。”

另一部分《原神》玩家则担心,日后《原神》会不会也出现破坏游戏内人设的宣传行为,有玩家在知乎上提问“原神将来会不会出现兔女郎事件”,一名答主回答:“短期内可能较小,长期可能极大。”

业内人士认为,“兔女郎事件”在一段时间内影响了《崩坏3》的流水,并给了米哈游一个教训:米哈游成也二次元,败也二次元,二次元对玩家的吸引极大,给米哈游带来了数量可观且稳定的忠诚玩家,可一旦在宣传中偏离游戏人设,也极容易伤害玩家感情,因此必须把握好尺度。

对于米哈游来说,《原神》仍旧在其收入中有着较高权重。

2022年4月末,《原神》开发商米哈游在国内和国外社交媒体上宣布,由于项目进展原因,2.7版本的更新将被推迟。尽管官方没有说明原因,但很多玩家猜测,停止更新可能与上海员工无法到岗有关。尽管一部分工作可以通过居家办公完成,但配音需要在录音室中进行制作,远程办公很难实现。

对于米哈游来说,更新延迟不会损失玩家,但一定会对流水造成影响:《原神》主要的付费点是抽卡,没有更新就没有新的卡池,尽管忠诚玩家仍然会登录游戏、探索支线任务,但缺少为了抽新卡氪金的动力,也极有可能把消费额度投入到其他游戏当中。

5月21日,米哈游官方宣布,《原神》2.7版本更新停服维护预计将在2022年5月31日6:00开始,预计5小时内完成。此外,2.7 版本的持续时间预计为6周,2.8版本预计于2022年7月13日更新。“对于本次更新延期,我们再次深表歉意。”

对于米哈游而言,这是一次漫长的版本停更。

走上腾讯的老路?

目前,虽然米哈游可以凭借《原神》和《崩坏3》在手游界坐上第三把交椅,但比起排在前两名的腾讯和网易两个大厂,米哈游目前只有4000多名员工,从规模上来说,它仍然只是一个中型游戏公司。

米哈游曾经在2017年试图上市,计划募资12.22亿元,但在当时,依赖单一IP被视为严重风险,也导致IPO未获通过。2018年,米哈游更新招股说明书,将募资规模提升到14.89亿元。

但在排队三年后,米哈游上市希望依然渺茫,2020年9月,在《原神》进入公测阶段的同时,米哈游主动撤回了上市申请。当时,有业内人士预测米哈游可能在A股借壳上市,或在港股上市,但米哈游公司方面对于相关采访一直没有回应。到目前为止,米哈游尚未公开重启上市计划。

最初,米哈游为了摆脱对单一IP的依赖开发《原神》,但在《原神》研发成功并能够带来巨大预期利润后,米哈游已经不再需要依靠上市募资,而且,在放弃上市后,米哈游不必为了满足股东的要求增加游戏数量,证明营收和利润的可持续,这也是一种生存模式。

然而,即使米哈游依靠《崩坏3》和《原神》两个爆款游戏成为了游戏行业内颇具名气的公司,它仍然要面临巨大的竞争。

年来,游戏版号审批两次遭遇“寒冬”,第一次是在2018年3月29日,版号暂停发放8个月,第二次则是2021年8月至2022年4月。

没有版号的游戏不能上线运营收费,因此,版号停发对中小型游戏企业造成了打击。天眼查数据显示,在第一轮版号寒冬期,有8306家游戏企业注销;而在2021年开始的第二轮版号寒冬期,仅2021年的最后5个月,就有1.4万家注册资本1000万以下的中小型游戏企业注销。

对于米哈游、莉莉丝等曾经推出过爆款游戏、收入相对稳定、在业内有一定地位的公司来说,度过版号寒冬期比小型游戏企业更加容易,它们有精品游戏研发能力,也能够在国内版号审批暂停、收紧的时候先研发游戏出海发展,在海外市场获得收入,再争取国内版号。

2018年9月,莉莉丝开发的游戏《万国觉醒》进入手游出海榜单前30名,第二年的四月,又进入出海榜前五名,而直到2020年9月,《万国觉醒》才拿到国内版号,在9月23日进行公测。

海外游戏市场变幻莫测,2018年9月,出海收入排行榜第一名是Funplus趣加,第二名是网易,腾讯只排在第六位;米哈游的《原神》横空出世后,一度夺走Funplus的榜首地位。

在众多公司纷纷筹备出海的大背景下,具有优势地位的游戏大厂开始加快海外市场布局。

腾讯游戏很早就开始了出海,从《王者荣耀》海外版开始,就在进行出海游戏本土化的尝试,并在海外版加入了蝙蝠侠、超人等英雄。2022年第一季度,腾讯又投资了六家海外游戏工作室,继续加码出海战略。网易CEO丁磊也在2021年财报发出后表示,未来会加快全球数字文化布局,持续扩大“中国风”文化影响力。

在中国游戏市场,排名第一的腾讯占据了56.01%的市场份额,网易以19.59%的市场份额位列第二,与腾讯、网易两家大厂相比,米哈游这样的中型公司在团队和资金上都略显不足,很难像腾讯一样大手笔在海外投资多个游戏工作室,但2021年11月,米哈游已经在加拿大蒙特利尔开设了第一个北美工作室,并计划在未来两年内招募100名员工,它也成为继腾讯、网易之后,第三个在蒙特利尔开设工作室的中国游戏公司。

蒙特利尔是全球第五大游戏开发基地,育碧、EA等多家老牌游戏巨头都在蒙特利尔设有工作室。根据媒体报道,育碧加拿大团队在2021年11月为员工增加了5%到20%不等的工资,并提升员工育儿假期薪资。行业观察人士指出,这次加薪极有可能与中国游戏厂商实施出海战略,在蒙特利尔开设工作室并从育碧挖人有关。

米哈游已经在紧锣密鼓地招募人才,它在领英上发布了一项3A开放世界游戏的招聘启事,在招聘启事中,米哈游提到了开放世界、车辆追逐和轨道设计,并表示这款游戏会加入射击元素。招聘的具体岗位是高级设计师、技术设计师、网络程序员等职位,并要求网络程序员有Steam、Xbox Live、PlayStation Network等第一方在线服务的经验。

据推测,米哈游可能是在为代号Projext X的新项目招募研发人员,而这款新游戏将在未来上线多个海外台。对这个神秘新项目,游戏行业观察人士和资深玩家有诸多猜测,至今靴子尚未落地。

除了新的探索,米哈游也并未放弃“崩坏”系列IP,2022年4月28日,《崩坏:星穹铁道》开启第二次删档测试招募,在这部游戏作品中,开拓者将乘坐星穹列车踏上银河冒险之旅,既延续了“崩坏”IP,又在玩法上有一定的创新。

除此之外,米哈游正在一步步走上腾讯、阿里等互联网企业的老路。

为了让公司继续壮大,国内头部企业的通行做法是拓展企业边界,尝试多元化业务,同时通过资本力量完成投资布局。

据公开资料统计,米哈游从2018年至今,合计参与投资了18家企业,其中过半数投资都与其主营的游戏业务相关。但也有部分投资属于完全跨界,比如,其先后投资的核变能源技术开发公司能量奇点、视频云解决方案服务商蔚领时代,以及国内民营火箭制造企业东方空间。

这种提前布局合乎情理。在目前的独立游戏厂商中,米哈游是唯一一匹能够尝试追赶腾讯、网易的“黑马”,但在它身后,同样有莉莉丝等独立游戏厂商步步紧追,这匹“黑马”如果想要跑得更远,仍然需要吸引人才、增强研发能力,持续推出优秀的作品。

标签: 米哈游公司 原神游戏 游戏开发行业 手机游戏

相关文章

豪博